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环球引领 >执教50年‧陈昌孔画功传后辈
执教50年‧陈昌孔画功传后辈虽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名教师若愿耗上半世纪的青春岁月,50年来默默地坚守于同一所学校作育英才,在教育界称得上是百年不得一遇。而年届81岁高龄的槟城锺灵独中美术组主任陈昌孔正是极为罕见的例子,他一手执画笔,一手执教鞭,致力推动美术教育,可谓是杏坛典範。陈昌孔老师生于大山脚马章武莫一个杂货店家庭,于日据时期前后在马章武莫启新华小及居林觉民华小接受小学教育,那时候的他已锺情于涂鸦,老爱到隔壁的茶餐室翻寻报章里的插图,并善用仅有的铅笔及彩色笔摹仿作画,自得其乐。他之后到了大山脚日新国中接受中学教育,在那期间经常流连于学校附近的中华书局,开始接触到齐白石及徐悲鸿等多位中国当代水墨画大师的画册,他所临摹的画种也因此有了提昇。由于当时学校里的美术师资有限,他的绘画基础可说是无师自通。完成3年的初中课程后,他在师长的推荐下,受邀到威北马华小学当美术课临教,由于当年的职业选择相当有限,陈老师虽对教育工作还没清晰概念,他还是把握了机会,懵懵懂懂地展开教师生涯。,还未来得及与马来亚共庆独立,陈昌孔就在台湾侨务委员会的资助下,负笈台湾师範大学美术系深造至1961年毕业。返马之后,他先后在吉打吉华国中及浮罗池滑中正中学服务,但分别因薪资及学生人数不理想而转校。日常生活中寻找惊喜陈老师透露,他是于1964年开始在锺灵独中服务,这一教就是50年,共历经了6任校长,即陈一徵、陈思平、汪永年、范高贵、陈金水及现任校长吴维城的领导,为此,他自嘲本身为“六朝元老”。正处耄耋之年的陈老师育有两名儿女,且都学有所长,分别从事城市规划师及会计师,两名儿女都已成家,定居于澳洲,生活稳定,他因此大可退休,移居澳洲与儿女团聚,含饴弄孙,安享清福。那又是甚幺因素促使陈老师继续留守锺灵独中执教大半辈子还不言倦?他一时之间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沉思了好几秒后他笑着说,让他保有教育热忱的动力或许就是来自于这里的学生与老师,充实精彩的校园生活就是那幺理所当然的让他无法自拔。“虽然我似乎每天都在重複地做着一样的东西,但只要用心观察,认真看待,其实每名学生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每一天的生活都是全新的挑战,尤其是身为艺术创作者,更能在看似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中,寻找到惊喜。”当老师物质缺乏精神富有面对日新月异的变化,陈老师指出,无可否认相较于过往的学生,现今学生面对的外在诱惑多了不少,学习的专注力也因此略微下降。但他亦认为,由于网络世界的蓬勃及科技产品的大行其道,让学生的接触面广了,视野也开阔了许多。“我本身在作画技巧上或许较学生来得纯熟许多,但创意上确未必及得上他们,正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我还有很多东西需向学生们讨教,这就是教学相长的乐趣。”将毕生所学传授给下一代陈老师说,该校现今已有5名美术教师,其实他早已準备慢慢退下来,让后来者接棒,无奈他老是牵挂校园里的的一草一木,更放不下这里的一人一物,希望在自己还有能力的时候善用该校提供的平台,把毕生的美术学识传授给下一代,与其他同事一起积极培育人才。他坦言,若要说50年一路走来完全没有不顺心的事情绝对是假的,但难以言喻的满足感及成就感总能让他忘却那些不足挂齿的苦楚与挫败。陈老师认为,执教鞭,尤其是在独中当老师,物质上也许缺乏,但精神上却富有得很。“当老师不止是职业那幺简单,同时更背负传承中文教育及文化的使命”,这是他春风化雨半世纪的经验之谈。学美术活用原理美化人生回顾过往,发觉了一件有趣的事――陈老师曾在1965至1995年这30年间同时兼任该校训导主任及美术主任。在一般人的既定印象中,前者须时刻庄重严肃地唱白脸,后者则得让学生如沐春风般地唱红脸,两者角色是两极化的。陈老师笑说,一个铁面无私的训导主任,和充满文艺气息的美术主任并无丝毫冲突或矛盾。他认为,两者的职责真谛都是发掘学生思维及行为真善美的一面,兼任两个角色反倒给了他更多机会从各个角度了解学生。“遇上思想或行为出现偏差的学生时,爱的教育是我首选的方案,我先以情感人,然后再以理服人,倘若学生依然执迷不悟,引用校规以法制人是我逼不得已之下的最终手段。”他说,一般人或许认为,美术课相较于其他学术科目来的不重要,但锺灵独中办学方针是德、智、体、群、美、劳六育并重。“其中的美术教育,不只是训练学生成为大艺术家或知名画家,美术教育的真谛是让美术普及化,提高社会审美观,使大家能够把美术原理活用在衣食住行中,美化生活,美化人生。”因材施教亲自示範作画虽是有教无类,但由于每一名学生对于美术的理解和吸收能力有所差异,陈老师说因材施教显得非常重要,而亲自示範作画也是吸引学生的一项秘诀。对于天资较弱的学生,只要他们上课时愿意作画,掌握某程度的理论知识,从一窍不通,到懂得简单地利用颜色及线条表达所思所想,就已令他相当欣慰。而遇到艺术潜能较大,悟性及学习兴趣较高的学生,陈老师也将毫无保留地把毕生所学倾囊相授。“我从未担心过`教识徒弟冇师傅’这种事,我反倒认为,如果能教出青出于蓝,有能力超越我现有成就的学生,那才称得上是真正的成功,艺术界的发展才能够向前推进。”这就是陈老师对美术教育前瞻性的使命感。询及陈老师会否与十来岁的中学生难以沟通,他反问回记者与他沟通是是否面对任何障碍。确实,老当益壮的陈老师在思路及口齿都非常清晰,亦很和蔼健谈。桃李满天下达1万5000人若以该校平均每年有300名毕业生来计算,50年来,陈老师迄今种下的桃李已有1万5000名之多,这还不包括在该校以外向他学画的学生,可谓桃李满天下。陈老师自嘲,他就好比锺灵独中的地标,无论该校的硬体设施如何改变,雄伟的校舍如何迅速地拔地而起,他始终如一地驻守该校。一些毕业多年的学生对陈老师仍念念不忘,怀有感恩之心不时回校探望他,令他感动不已。办个人画展至本月22日为表对陈昌孔的崇高敬意,槟州艺术画廊即日起至12月22日在槟州大会堂底层画廊为他主办个人回顾画展,欢迎艺术爱好者前来欣赏他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所创作的81幅画作,入场免费。槟州艺术画廊的开放时间为週六至週四,上午9点至下午5点,週五及公假休息,入场免费。配合今次画展,槟州艺术画廊也特为陈昌孔出版一本厚达312页的画册,收录了203幅画作及多位艺术界闻人对其作品及贡献的分享。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该画廊多年出版画册史上,首次破例纳入大量以华文书写的文章,极具收藏价值。/副刊‧报导:冯伟伦‧2013.12.05
相关阅读
申博现金网88元彩金|知道乐园|国防大全|网站地图 申博正网包赢 申博免费开户官网